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息服务业 >

你的孩子正在经历“清单式童年”吗?

  原标题:你的孩子正在经历“清单式童年”吗?   本文转自:黑板擦行动Education   擦去附在教育上的各种功利浮尘,让教育回归本原。通过1块钱城市生存、大爆炸、壹堂课等喜闻乐见的形式,让孩子在不一样的经历中感知生命、感知社会与教育,并学会学习。   直升机父母 :   直升机父母(Helicopter Parents)指的是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,像直升机一样盘旋在孩子的上空,时时刻刻监控孩子的一举一动。除了不计成本的“投资”外,更付出了很多时间来安排和计划孩子的学习和活动,希望一切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   中国是个“直升机父母”的超级大国。在独生子女政策下,孩子是父母的掌中宝、心头肉。父母从孩子出生开始就毅然担当起儿女的终生保姆和人生规划师:他们天天接送孩子,隔三差五给老师打电话,或者没事就往学校跑,时时刻刻监控着孩子的一举一动,全力促成孩子上名校……这些都是“直升机父母”。   朱莉 ? 利斯科特-海姆斯(Julie Lythcott-Haims):   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新生主任,从事毕业生咨询工作达十余年,并凭借对本科生做出的卓越贡献获得了丁克斯皮尔奖(Dinkelspiel Award)。朱莉是两个半大孩子的母亲,广泛地探讨过“直升机父母”这种现象。她的作品曾登陆过TEDx,《福布斯》(Forbes)以及《芝加哥论坛》(Chicago Tribune)。眼下,朱莉正在旧金山加州艺术学院攻读创意写作硕士学位。   朱莉 · 利斯科特-海姆斯自称不是什么教育专家,只是对人类成长感兴趣,而她又碰巧发现过度的照顾将阻碍孩子成长。她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新生主任十几年,发现了一个恼人的趋势:斯坦福的新生都十分聪明、有成就,理论上几乎毫无瑕疵。然而,大多数新生看起来并不能够照顾自己。她看到许多来自富裕家庭的父母过于努力地保护着他们的孩子,确保孩子们远离失望、失败和艰辛,并走向成功。   她在她的新书《如何教育成年人:摆脱过度照看并引领孩子走向成功》中写到:这种“过度的帮助”可能可以帮助孩子在申请大学时拥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,但也会让孩子失去了解他们究竟是谁、他们热爱什么、以及去探索这个世界的机会。   随着我们的过度帮助、过度保护、过度指导和过度关怀,我们剥夺了孩子建立自我能效的机会。   自我能效是人类心智的重要准则,远比通过父母赞美建立起的自尊更重要。自我能效是当一个人看到自己的行动能产生成果后建立起来的——不是父母代表他们做出行动,必须是他们自己的行动能产生结果。   简而言之,如果我们的孩子要建立、也必须建立自我能效,就需要更多地为他们自己的人生思考、规划、决定、行动、期望、应对、试验、犯错、梦想以及体验。   你的孩子在过一种“清单式”的童年吗?   ▼Julie Lythcott-Haims演讲完整视频   ▼ 以下为演讲精华内容   我从没想过做一个育儿专家,事实上,我本身对育儿也没什么兴趣。只是因为当今有一种育儿方式,会把孩子搞得一团糟,阻碍他们个人特质的培养——而这种育儿方式正大行其道。   我想说的是,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担心父母没有足够参与到孩子的人生、教育以及养育过程中,这理所当然。但如果走上另一个极端,也会有很多坏处。比如家长认为孩子自己不可能成功,除非父母可以随时保护和纠正——关注孩子的每件小事,掌控他们的每个细节,引导他们进入名牌大学、找到好工作。   当我们这样养育孩子,其实是给了孩子一种清单式的童年。   清单式的生活,就是:   我们确保他们安全、健康、吃好、喝好,然后期望他们进入好学校,并且是好学校的好班级,在好学校好班级中还要取得好成绩。并且不只是成绩,还要拿高分;不只要好成绩和高分,还要获得荣誉和奖项;要参加运动、活动、还要有领导力。我们告诉孩子:不要只是参加社团,还要创建社团,因为大学喜欢这样的学生;还要参加社区服务,因为要让大学看到你会关心他人。   这些都是期望中的完美。我们期望孩子能做到完美,而我们自己却从没做到过。有这么多要求,做父母的就得和每个老师沟通,和校长、教练、推荐人沟通——如此一来,我们更像是孩子的私人管家、秘书。   然后对孩子,视为珍宝的孩子,我们要花心思来督促、哄骗、暗示、帮忙、唠叨、甚至讨价还价,确保他们不会在顶尖大学申请这件事上搞砸,或者故步自封,或者毁了自己的未来。   那么在清单式童年中长大的孩子是怎样的呢?   首先,他们没有自由玩耍的时间,整个下午都没有空闲,因为我们觉得任何事都要充实起来。就好像每一项作业、每个测验、每个活动,都与我们为他们规划好的未来成败攸关。   我们不让孩子做家务,甚至不让他们有充足睡眠,只需要他们把清单上的事情做好。在清单式童年中,我们口头上希望他们开心,但当他们放学回家,我们通常第一时间问的却是作业和成绩。孩子从我们脸上看到的——我们的认可、我们的爱,看到的他们的价值,却是来自成绩单上的A。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就像宠物展上的训狗员一样表扬他们,哄他们跳得再高一点、再远一点,日复一日。   等上了高中,他们不会问:“我该对哪些课程,哪些活动感兴趣呢?”他们只会去问辅导员:“我要怎么做才能进入好大学?”然后,当他们拿到成绩单,如果拿了几个B,甚至是可怕的C,他们会狂躁地给朋友发短信,“有谁考这个分数进了好大学吗?”   我们的孩子,无论高中毕业时结果怎样,都被压得喘不过气——心理脆弱、精疲力竭。他们比实际年龄更老成,盼望着大人告诉他们:“你已经做得够多了,小时候这么努力已经足够了。”他们现在却在高分的焦虑和沮丧中慢慢枯萎。有的孩子会想:这样的人生最后究竟有没有意义?   我们做父母的,当然认为这都有意义。我们所表现出来的,就像如果他们进不去我们期望的这几所好大学,或者找不到好工作,他们就没有未来——或者只是我们认为可以在朋友面前炫耀、或者只是贴在车屁股上的未来。就是这样。   但如果你看看这件事的后果,——如果你有勇气看的话, 你会发现这不止让孩子认为他们的价值来自于成绩和分数,更是在他们正在成长的意识里, 我们传递了一个信号:“嘿,孩子,没有我你什么都干不成。”   随着我们的过度帮助、过度保护、过度指导和过度关怀,我们剥夺了孩子建立自我能效的机会。自我能效是人类心智的重要准则,远比通过父母赞美建立起的自尊更重要。自我能效是当一个人看到自己的行动能产生成果而建立起来的,而不是父母代表他们做出的行动, 是他们自己的行动能产生结果。   简而言之,如果孩子们要建立自我能效,就需要他们为自己的人生做更多思考、规划、决定、 行动、期望、应对、试验、犯错、梦想以及体验。   那是不是说,每个孩子都很努力,都很积极,都不需要对他们的人生有干涉和关心,我们应该退后,任其发展呢?   当然不是。当我们把成绩、分数、荣誉和奖励看做他们童年的奋斗目标,当孩子去追求进入理想中的大学,找到理想的工作,这种对于成功的定义太过狭隘。   我们应该更少关注具体哪些名牌大学他们应该申请或进入,而更多关注他们的习惯、心态、技能、身心健康。有了这些,他们才能在哪儿都成功。我们需要将重点放在打造一个能帮助他们为成功奠基的童年上,比如爱;比如做家务。   你没听错,我是说的做家务。史上历时最长的人类研究被称作哈弗格兰特研究。这项研究发现:专业上的成功,取决于小时候做的杂活,越早开始越好。这【舌苔厚黄是怎么回事 种挽起袖子开干的心态代表着:可能有些不想做的工作,总要有人去完成它。这个人也可能就是我,我会尽力去改善整件事情。这就是在工作中获得先机的东西。   在清单式童年中,我们不让孩子做家里的杂活;当他们长大进入职场,还在等待一个清单,但这个清单已不复存在。而他们已经缺乏动力和意识,不能挽起袖子去开干,不能望向四周并心想:我怎样才能帮上同事们的忙?没有能力去思考:我怎样才能提前一步预见到老板的要求?   哈弗格兰特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发现:人生的幸福来自于爱——不是对工作的爱,是对人的爱:我们的配偶,我们的伙伴,我们的朋友,我们的家庭。所以我们要教孩子如何去爱,要爱别人,他们要先学会爱自己。想要他们爱自己,我们就要给予他们无条件的爱。   所以,请放下对成绩和分数的痴迷吧。   当孩子们放学回家,当我们下班回家,不妨关掉电子设备,把手机放到一边,看着他们的眼睛,让他们看到我们脸上洋溢的喜悦,就像第一次看到我们初生的孩子。   我们应该说:“你今天过得怎样?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吗?”如果你的孩子回答:“午饭”。那就继续问:“今天的午饭哪里比较棒?”我们要让他们知道, 是他们本身对我们很重要,而不是成绩。   当然,你可能会想:家务和爱,这听起来很好。但是得了吧,大学看的是好成绩、荣誉和奖项。   的确,那些最有名的学校需要这些。可是,你不需要为了人生的幸福和成功, 一定去那些最有名的学校。幸福和成功的人们也会来自于公立学校,来自于没人听过的学院,来自于社区大学,来自于附近的学校甚至被退学。   如果我们眼光放开一些,愿意看一些别的大学,抛开偏见,并且意识到孩子考不上顶尖大学并不是什么世界末日。更重要的是:如果孩子不在严格的清单约束下长大,等他们进入大学,不管什么大学,都是他们自主决定的,是他们自身渴望的,想要在那里有一番作为。   我也有两个孩子,Sawyer和Avery,他们都十来岁。必须坦白的是:一度,我对待Sawyer和Avery就像对待盆栽一样。我想要小心地把他们修修剪剪,塑造成完美的人,完美到可以把他们送进最受欢迎的大学。但是,我在工作中接触了几千个别人家的孩子,我才意识到:我的孩子们不是盆栽, 他们是野花, 未知品种的野花。   我的工作是提供成长的环境。通过家务和爱,让他们变得强大,爱他们,他们才会爱别人、接受爱。   我的工作不是把孩子变成我想要的样子,而是支持他们做辉煌的自己。   ▼   ▼   责任编辑: